【小说连载】无情最是留情处5-10 - 散文 - 文学频道 - 梅花文苑
当前位置:梅花文苑文学频道散文 → 文章正文
【小说连载】无情最是留情处5-10
作者:金陵梅花 | 来源:梅花文苑 | 时间:2018-06-25|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金币 | 【

5、

 

李奕正思量,看见三匹白马溜达到面前,马身后站着两位年轻男子,李奕笑道:大哥、二哥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大哥李聪朝李奕挤挤眼道:那侠女你看上了?她摸样我们没有看清,不过看她踩云追月武功倒是不错。

 

 

二哥李辉一旁笑道:小弟如看上此女,还得请示母后,一套繁琐程序,我看暂时还是别急,过几日宫里选秀,与张公公叮嘱一声,留意些,将她选入宫中可好?

 

 

李奕笑道:大哥、二哥,我的事情必要你们操心,我自有法子,她美丽绝伦,武功不算盖世,但至少比我强,说不定将来还可当我师傅,再说我看上的女人,母后不会不同意,只是得想个借口跟母后说。

 

 

李聪想了想说道:我倒有个主意,不如先让选她来宫中当皇子们的老师,教皇子们武功。李聪说完见李奕有些怏怏不乐,便又要说第二个计策,刚要开口,见李奕摆摆手,李聪欲言又止。

 

 

二哥李辉沉思一会道:大哥的主意不错,我看可以考虑,我回宫与张公公暗地说说,让他跟母后说,事情肯定成功。

 

 

李奕道:我们别一厢情愿,不知道月儿可愿意?看她模样心高气傲,未必会答应来宫中当皇师,好呗,咱不说了,时间不早,回宫再商议。

 

 

李聪、李辉应着李奕,三人骑上白马,一溜烟远去。

 

 

再说菡月一个踩云追月飘到来到鸡鸣寺大门前,她刚入地,就见兰儿她们迎来急切地问:小姐,你去哪了?我们等你一个时辰了。

 

 

菡月不便多言,回道:兰儿,迟回府母亲要唠叨,我们用弹指一瞬间功夫回去。说完,菡月呵了口气,两臂扬起,两手食指微微弯曲,脚尖轻轻一颠,便飞向远方,兰儿与敏儿随后跟上,不大一会儿三人飞回附上拜见了母亲。

 

 

母亲步芳见菡月归来一副心事重重,问道:孩儿,敬香遇到什么麻烦了?

 

 

菡月不想让母亲知晓在寺庙遇见白面书生的事,便装出若无其事道:娘,您别为孩儿操心,今儿顺着呢!

 

 

我问你,无功用没用?母亲步芳锐利的目光直逼菡月。

 

 

菡月见母亲目光严厉,想不说恐怕难逃母亲的目光,便扬长避短地搪道:娘,寺庙人多,拥挤不堪,我们怕来不及敬香,使用了踩云追月功夫进入寺庙。

 

 

母亲步芳直言道:跟你说过,女孩儿出门不宜用武功,会招惹是非,你不听,打你走后,我的眼皮就一直跳,想必你们武功在外显露已引起别人注意,现唯一的补救是你三日不准出门,看这几日是非是否能躲过。

 

 

菡月想辩驳母亲,母亲摇摇手道:退下吧,敏儿留下,你与兰儿回紫竹园,要注意,三日不许离开园子。

 

 

菡月想,母亲担心多余,有什么事情会发生?难道我与那个白面书生相遇会引起是非?菡月闷闷地回到住处,命兰儿不要打扰,自己在闺房静思着与白面书生的相遇情景。

 

 

夜晚,月儿高挂空中,菡月久久未眠,不由心生思念,白天那个白面书生到底是何许人士,他相貌堂堂,温文尔雅,气度非凡,如他是皇帝儿子,或许就是太子?唉,古书上写皇宫中是非甚多,我不能陷入这样的情思,更不可进宫,这样反复地推理思量不知不觉已过三更,临了,菡月实在困了,算了,她闭上眼,放松身心,数着数目,渐渐进入梦乡。

 

 

6、入宫

 

 

菡月一觉天明,周围静悄悄的,她懒懒得打着呵气,通常菡月有个习惯,睡醒不忙起身,总要想半个时辰心事。

 

 

菡月轻盈坐起,披上一件丝质夹袄,兰儿见状端来一个托盘,托盘里有一个精致的百合花小茶壶,托盘里面有一个白玉的小杯,杯子上镶几朵小百合花,托盘里放着一块折叠的白丝手绢。兰儿将托盘放在菡月床前的茶几上,将百合花小壶的水倒入小杯,递给菡月,轻言:“小姐,今儿别耐在床上思量,刚才宫中送来谕旨,一会张公公带人来入选,你早早起身,我给你打扮。这不,夫人还派来李奶娘为你梳妆。”

 

 

菡月听罢嘟起小嘴嚷道:“什么入选,我不去,宫里有什么好?那些女人每天不务正业,尽是争风吃醋,我就是不去!”

 

 

“月儿,不能违背圣职,快快起床梳妆打扮吧。”母亲的话惊得兰儿连忙弯腰作揖道:“夫人,小姐这就起身,夫人请息怒。”兰儿说完忙端了椅子让夫人坐下。

 

 

菡月端着兰儿递给的小杯漱了漱口,放在茶几上,笑道:“娘,孩儿立即起身,不过孩儿有一事相求娘,你可要答应我。”

 

 

母亲看着女儿不梳妆也如此的美丽,那小嘴不点自红,那眼神清纯明亮,那眼睫毛足有三寸向上翻翘,那乌黑朦胧的醉眼让人看得惊叹,母亲虽心里喜欢,但是她从不当着女儿的面夸奖,对她是一个馒头也要蒸熟了吃的严厉的教育方式,使得女儿自小对自己就不亲近,母亲虽心疼着女儿,但她明白,如今社会开放,女孩儿如果不严加管教,将来选入宫中犯下罪孽将被皇家人耻笑。

 

 

母亲听了女儿的请求,本想笑着答应女儿,可师道尊严的礼教使得她不得不版面面孔,母亲严肃说道:“什么请求?你不说我,怎么答应你?”

 

 

菡月见母亲每天没有言笑对自己,心里很是不满,她从小就惧怕母亲的威严,她看着母亲严厉的眼神,本想说的请求一扫而光,菡月暗暗思量,或许我去宫里比在家快乐,对,我改变主意,不管到哪里都比在母亲的身边快乐。菡月此时道一句话也没有了,她支吾了一会,急中生智道:“母亲,我去宫可不可带着兰儿?”

 

 

母亲见女儿只是为了带着兰儿去宫里,便松了口气,笑道:“女儿,你不知道入选不入选,即使入选也是不可以带着兰儿的。”

 

 

菡月见母亲说不可带着兰儿,心里不快,不过她决心已定,宁愿去宫中也比看母亲严厉的眼神强,菡月不想跟母亲多说话了,她暗自思量,我要想法子让兰儿也参加入选,她要打发母亲快离开,便笑道:“母亲,我知晓了,请母亲放心,我就起身打扮,母亲请去休息,我一会给母亲请安。”

 

 

母亲轻轻一笑,道:“恩,乖女儿,快快起身,晌午张公公就会带人来入选。”说完,母亲又对兰儿道:“兰儿,快快服侍小姐起身,叫李奶娘过来给小姐梳妆,你也打扮一下,我看有机会就让你与小姐一同入选,如果你们二位都选入,你们到宫中相互有个照应。”

 

 

7、入宫(1))

 

 

再说李聪、李辉、李奕三人骑上白马回到宫中,大哥李聪与李辉、李奕道:“你们二位贤弟先回王府,我去找张公公私下沟通选宫女之事。”

 

 

李聪说完欲走,李奕忙道:“且慢,大哥,我这里有个宝贝,是父皇赐给我的玉龙挂件,是父皇让我作为护身符用的,你把它给张公公,张公公一定会暗中帮忙。”

 

 

李聪见三皇弟李奕对菡月如此钟情,这忙看来是一定要帮到底了,他深知三皇兄是个痴情种,如菡月不选入宫中,他迟早要远离宫中。目前太子他是最得力的人选,而自己一心修道,无心过问朝廷之事,也不想当皇帝。二弟李辉喜欢游山逛水,喜欢吟诗作画,也是无心接替皇位。只有三弟李奕才学渊博,武功高强,只是有点痴情,如果将菡月选进宫里,能助他一臂也是好事。

 

 

李辉见天色不早,催促大哥赶紧去办,他要赶回王府作画也不多留宫中,李辉与两兄弟道别,一路骑马飞奔远去。

 

 

李奕见两个哥哥离去,也慢悠悠的牵着白马回王府,一路上他无心观赏任何景物,感到心里微微蒙上一层忧郁,只从见了菡月后,菡月娇小美丽的倩影无时不刻在他脑海里出现,在这静静地宫中,一人时,他才发觉自己对菡月有着深切的思念,才离开一会就感到一种莫名的心疼,难道这就是古人说的一见钟情,难道这就是类别的痛苦?

 

 

李奕今年十八岁,还未看上宫里任何宫女,世人附上有许多宫女对他穷追不舍,他一个也看不中,即使母后赐给他的贴身侍女媛媛,也不是他所喜欢的女人。

 

 

媛媛是北方女子,美丽、泼辣、聪慧,媛媛是颇有心计的女子,今年二十岁,在十二岁时被选入宫里,由于机灵被皇后看中,放在身边做贴身侍女。那时李奕年虽小,不懂男女之事,见到年长两岁的媛媛总是亲热的叫姐姐,媛媛无论什么都满足他的要求,带他到处游玩,两人关系非常融洽,皇后见状便将媛媛赐给李奕,要远远好生伺候李奕。

 

 

媛媛处在皇宫中,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渐渐懂得权利的重要,她想得到更高的权利,就是要做李奕的妃子。于是,她对李奕百般柔情,甚至多少次想献出身体得到李奕的宠爱,可都被李奕婉言推辞了。

 

 

这一夜,由于思念菡月,李奕翻来覆去睡不着,媛媛的榻离他不远,她听着李奕唉声叹气的声音,她很心疼,便披上一件外衣,起身去伺候李奕。

 

 

媛媛走到李奕榻前轻言:“三王爷,不舒服吗?我帮你按摩身体,你会舒服的。”

 

 

李奕似睡非睡,迷迷糊糊,朦朦胧胧地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他想,是菡月?他竟情不自禁握着媛媛的手:“月儿,你来了,我好想你!我……我好想……想你。”

 

 

媛媛见李奕迷糊地叫着月儿,好生奇怪,她凭着女人的本能知道李奕有了心上人,她一怔,心想,他、如果李奕真得有了心上人,我的愿望就落空了,不行,我等了八年,现在再不当机立断,我怕是在没有机会了,想到此,她下决心今晚献身给李奕,否则自己八年的梦想就会落空。

 

 

媛媛正愁此事,突然李奕梦中又叫起来:“月儿,我爱你,我想要你,你来,来……

 

 

媛媛懂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她一骨碌脱去全部衣服,裸身钻进李奕的被褥,这一夜李毅终于尝到了女人身体的滋味,这一夜李奕与媛媛尝尽了十八年来第一次人生的欢愉。他拥着媛媛身体万般柔情地嚷着:“宝贝,此生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了。”……

 

8、入宫(2)

 

李奕迷迷糊糊地与媛媛难舍难分,他迷糊中思念菡月,以为媛媛是菡月,他搂着媛媛一个劲地叫着:“月儿,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此生我们不再分开。”

 

 

媛媛此时,见李奕已经要了自己,她要的就是名分,她倒也不在乎李奕嘴里叫的着谁,她使劲全身系数服侍着李奕。

 

 

李奕被媛媛撩拨的控制不住直叫唤:“我的宝贝,我的月儿,看你表面傲气十足,可在床上却风情万种,我喜欢你这样,知道吗,男人不但喜欢女人的美貌,却更喜欢女人万种风情。”李奕喃喃地叫着,又一次与媛媛合欢起来,这一夜李奕感觉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天蒙蒙亮,媛媛被李奕折腾的疲倦,渐渐睡熟。

 

 

李奕由于过度兴奋,睡不着,渐渐清醒过来,他翻了一个身,突然看见媛媛赤裸地睡在身边,李奕犯迷糊想,难道我这一夜交欢的是媛媛?这怎么了得!他感到心疼,我的第一夜给了媛媛,却以为是菡月。此时,李奕百感交集,他感到对不起菡月,他爱菡月,却把自己的第一夜给你这个媛媛,他想着,气得用力一推,将媛媛推下床,骂道:“你个贱人,又来哄我,你冒充我的月儿,你不羞耻?”

 

 

媛媛被力一推下地,她朦胧醒来,见李奕怒火燃烧,她不敢多言,乖巧地起身,裸身赤脚立在床沿,一声不吭。

 

 

李奕见媛媛披头散发,小脸粉红,丰韵无限,白玉般的身躯那样诱人,饱满的双乳使人不禁想允吸,李奕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见她柔弱兮兮,不觉升起爱怜,他叹了口气,道:“快上床。”说着一把拉着媛媛进入被褥。

 

 

媛媛浑身冰凉,李奕有些心疼,他把媛媛拥入怀中,无奈说道:“丫头,你也太风骚了,以后怎么办?我看,放你出宫吧。”

 

 

 

媛媛虽然知道李奕并不爱自己,但知道他实是重情人,我何不乘此机会要他娶我为妾?恩,必须当机立断,否则菡月进宫,我就没有机会了。想着,媛媛假装抽泣着:“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这一辈子我就服侍你,我哪里也不去。”

 

 

李奕内心也不愿意让媛媛走,他看了媛媛一眼,见此时的媛媛,小鸟依人,百般娇媚,便忍不住亲了她的脸,又说:“留下可以,不过以后,你别胡来,我不叫你,你就离我远远的,夜里的事要守口如瓶,不许声张,等菡月进宫,我把你还给母后,你依然服侍母后去。”

 

 

媛媛见李奕并没有要娶自己的意思,她想,不行,我一定要他先娶我,要不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想着又假装伤感哭起来。

 

 

李奕见媛媛哭泣,问:“我的冤家,你为何又哭?难道要我娶你不成。”

 

 

媛媛无声了,她紧紧拥住李奕,道:“从今你就是我的夫君,你收留我吧,我甘愿为妾还不行吗?”

 

 

李奕本来就是一个性情中人,他看着这个对自己深爱的的女人,何况媛媛又是一个懂得风情的女人,不如收她为妾,也好夜里有个相伴人调情,也解我燃眉之急,菡月毕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李奕点点头,对媛媛道:“容我考虑,一会我去母后处商议,你起身做活去吧。”

  

9、入宫(3)

 

李奕起床梳洗后,媛媛已经把早餐送来,李奕用餐后,对媛媛说道:“母后如果同意我娶你,今夜就在本宫私自办举办,你叫几个要好的丫头,我叫哥哥们来即可。”

 

 

媛媛知趣得点点头,她服侍李奕出门,便与要好的宫女巧巧说了此事,巧巧讨好地说道:“姐姐,你好福气,王爷娶了你,以后我来做你的贴身丫头服侍你,一定让你更妩媚,让三王爷爱你一生。”

 

 

媛媛笑道:“我如果当了夫人,你一切听我的就行,以后我会重重赏你的。”

 

 

李奕来到母后处,见母后伏案画梅花,他见母后闲情逸致,他觉得是好时机,算媛媛有福,他轻轻给母后请安:“母后,儿臣给你请安了。”

 

 

 

母后微微点头搁下笔,起身,对儿子道:“三儿,今儿这么早来,有事吗?”

 

 

“母后,有事,我想,我想娶……

 

 

母后听了,疑惑道:“什么?娶什么?难道昨天张公公去市民家选入得十个宫女,你都看到了, 那个叫菡月的宫女很美,有才,张公公特带她来给我介绍了此女,你也看了?菡月是不错的,你个小子,人家才来宫,你得让她熟悉你,在娶她也不迟。”

 

 

李奕听母后的话大吃一惊,心潮起伏,他激动万分,啊!菡月来了,我的月儿,我爱她,她真得来了?李奕不由激动地说:“母后,我认识她,对,我要立即娶她,母后同意的话,我今晚就迎娶他去我的王府。”

 

 

母后听罢,笑道:“是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你也太急啦,今晚不行,得过个十天半月的,你父皇还得过目才行。”

 

 

李奕见母后的话有理,只好作罢,便又说:“母后,还有一个要求,我想今夜先娶媛媛为妾可好,免得以后明媒正娶菡月时引来麻烦。”

 

 

母后听了,点点头道:“也好,你身边需要有媛媛照应,她是我赐给你的丫头,她聪明,理智,懂事,比你大点,凡是有她给你出主意我就放心了。”

 

 

李奕听了放下心,他虽然想着菡月,但菡月不同媛媛,菡月时才女,是入选宫里的秀人,是要明媒正娶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而媛媛是贴身丫头,况且媛媛的身体已经给了我,我岂能丢弃她,既然是我的女人,就该负责到底。

 

 

李奕见母后允许,便谢过母后,邀请了大哥、二哥,四妹,晚上来府上凑热闹。

 

 

夜晚,简单的纳入媛媛为妾的仪式举办完毕,李奕送走客人,与媛媛入房,他拥着媛媛说道:“丫头,按你的要求,我娶了你,以后你好生服侍我,但我的事你别多管,过些日子,宫里为我迎娶了十名秀女,她们要按名分排队,你只能排行十一位了,这点你的大量,如果你为我生了儿子,或许你会往前升级,如果生了女儿,你只能永远排行十一位,知道吗?”

 

 

媛媛当然满意,她要求并不高,只要是李奕的人足够了,便笑道:“三王爷,我听你的就是了,此生我是你的人,全听你的安排,只要王爷不丢弃我,我满足也。”

 

 

一夜,媛媛尽心服侍李奕,李奕此时虽然深深思念菡月,但是眼前这个媛媛柔情百媚,情意无限,他由不得自己,与媛媛欢娱无限,两人感情渐渐融洽,那沉沉情意不能言传,李奕开始喜欢上了媛媛柔情蜜意的爱,此时,李奕已经欲罢不能了。

 

 

10、入宫(4)

 

 

话说菡月听母亲说晌午张公公就会带人来入选,她赶紧起身洗漱,洗漱完毕,见兰儿已经打扮得标致非凡看着她笑。

 

 

菡月见了,心里思量,这个丫头比我急,看来兰儿是有心嫁到宫中,这倒是好事,合适机会时,就给他在宫中找个大官把她嫁了,也好助我在宫里的地位,没有主意时,也好让她帮我。兰儿见菡月洗漱完毕,忙叫外间的李奶娘进屋给菡月打扮。

 

 

菡月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打扮也不丑,她便对李奶娘说道:“奶娘,稍稍打扮下,不必过分妖艳,我喜欢清淡的装束。”

 

 

李奶娘点点头道:“月儿,我懂,你是不喜欢去宫中的,可是你有不情愿在夫人身边,夫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些重男轻女,她一心想要个儿子,在附中稳坐第一夫人地位,因此,她对你爱就少了许多。老爷在官场很少回来,他带着小姨妈在梨园官府住,一时半下也不回来,即使回府也是一夜工夫,有时甚至几个月也不回附上,所以,你也别怪你母亲,她心也苦。你听我的话,去宫里谨慎从事,你的五官端正,上挺饱满悠长,是伴君王之相,你貌美丽绝伦,才学渊博,你一定会当上皇后,但是遇事要冷静处理,切不可以鲁莽处理人际关系,在宫中,人际关系相当重要,想说的别说,想做的别做,要专门说不想说的话,要做不想做的事,这样,你才会不得罪人,才会在宫中立足。”

 

 

菡月听奶娘说完话,盯着奶娘看了看,说道:“奶娘,你的话我记住了,谢谢奶娘的忠言,母亲的苦我懂,但是母亲的唠叨与严厉管教,我也不情愿,于其看母亲的冷眼还不去宫里混度人生,去宫里我虽然不愿意,但是总比在家好吧。”

 

 

李奶娘只从给菡月当奶妈后,一直随着菡月在菡月祖母处居住,后寒月渐渐长大,她迁出陪伴菡月母亲;她深知附中的事,她不多言语,一直忠心耿耿服侍着夫人,久而久之,深得夫人的赏识。李奶娘知道菡月从小对母亲产生惧怕,菡月虽然爱母亲,可却不愿意与母亲多说心里的话,菡月喜欢祖母,什么事情都爱问祖母,菡月从小一直是在祖母身边,现在祖母年事已高,有些事儿菡月也不愿意烦祖母,再说,女人总归要找个归宿,菡月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凭她的相貌富贵,去宫中前途无量,虽然宫中清规戒律多,但小心行事,总会有出头之日的。

 

 

菡月与李奶娘正说着话,忽然,屋外传来一阵人声混杂的脚步声,声音凌乱躁动,李奶娘凭感觉知道张公公带人来了,她冷峻地对兰儿说:“兰儿,张公公来了,早餐也来不及了,你去把我屋子那壶茉莉芦荟玫瑰露拿来,你们俩每人喝一杯,也无需用早餐了,饮完茉莉芦荟玫瑰露,你们身上顷刻就会传出清香,到傍晚也不会有饥饿感,那张公公闻了香味,自然会将你们二位选上。”

顶一下
TAGS:正在自动获取 请稍后... | 文章录入:admin | 浏览次数:读取中…
无标题文档
<div align="center">无标题文档</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