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淡淡芙蓉似水莲》全集 - 小说 - 文学频道 - 梅花文苑
当前位置:梅花文苑文学频道小说 → 文章正文
[小说连载]《淡淡芙蓉似水莲》全集
作者:金陵梅花 | 来源:原创 | 时间:2018-04-20|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金币 | 【

[小说连载]淡淡芙蓉似水莲


一 、淡淡相逢心涟漪


X大学迎新生的日子,这天周川去学院门口欢迎新同学,他看着一个新生都有父亲或母亲或一家人送到学校不禁心里一种感慨,现在的孩子那么娇弱,如何是好,开学讲话如何讲一讲独立人格的魅力,周川喜欢独立的孩子,他思考着开学小会上的讲话,一边默默看着进校的一簇簇一群群簇由家人拥着的新生,心中不由一种担忧,现在的孩子怎么了,都像小皇帝,唉,也别怨天尤人,独生子都这样,没有办法的,除非放开生养,或许孩子们有救。
当他幽幽心事准备离开校园回到办公室时,突然眼前一亮,一个穿着淡绿色连衣裙的女孩,梳着一条马尾巴,清醒雅致,只身一人前来学院,他心中一动,今天第一个一人来校报到,好样的,要表扬,他向她走去。
周川走到女孩面前,向她点点头,问:你是新生?还是?芙莲一惊,问你是谁?她想起母亲说的话,不要搭理陌生人,她没有说话直径向校园指定的报道大楼走去。
周川见状无奈耸耸肩膀,心想,这孩子挺有警惕性,好孩子,他转移脚步想从校园竹林小路进入校长办公室。
刚走到竹林转弯,却见绿衣女孩立在一片竹林边上,手上拿着一张纸在看着什么,他没有理会,径直走她后面回避着进入办公室,刚走完竹林,却听见后面绿衣女孩追上问:“请问先生,您是学院的人,还是家长?”
周川心里好笑,今天怎么了,躲不过去的女孩,第二次见面却是她追我,不理吧,恐怕是新生他没有回头,挺下脚步说:“你看我像什么人就是什么人。”绿衣女孩听了笑道:“我可猜不出,今天那么多人,我如何知晓你是什么人,再说你脸上也没有贴字。”
周川见女孩挺幽默,便转身看了女孩一眼,他不看不知道,这么近的距离他发现绿衣女孩很美,说她是美女用词不当,说她是仙女,可她比仙女好看,没有妖气,却清淡自然,他不由自主与女孩并肩向前走,女孩见他平易近人中流露一股英气,她心里想,好英俊的男人,白衬衫,蓝裤子,黑皮鞋大众化的服装穿在他身上显得迷人,女孩子都喜欢这样淡淡的男人,不做任何修饰,清爽干净,白白的皮肤,那女孩不由又看他两眼,她震住了,好帅气!绿衣女孩不知所措想离开,却听这位男子说:“我是学校副校长,叫周川。”绿衣女孩愣住了,她不好意思低下头,看着手上的女手绢轻轻叫了一声校长好,叫完她要离开。周川问:“你想问我什么,说吧.”
我想去报到大楼,却没有找到,绿衣女孩直说,周川见女孩羞涩,边轻轻说,跟我走,我就去报到处。

二、清清荷池喃语拒

周川与芙莲并肩走到周川办公室,周川礼貌地邀请芙莲进去坐会,芙莲却摇起头说:“校长,我还得去缴费,您忙。”说完, 芙莲轻轻微笑着向周川鞠了一下躬,转身离开周川。周川目送着芙莲走远,心里泛起一种波澜,这波澜以前没有过,周川问自己:我怎么了?难道我和她有缘,难道我爱上她了?唉,怎么会?也许是她的美貌?不会,学校那么多美女,我都不在意,可为什么这女孩让我心动,哦,对了,是她那份淡淡芙蓉似水莲的摸样让人怜爱啊。
时间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国庆节七天地休假,周川情不自禁去了苏州旅游,他知道是因为她,他心中的可人,那淡淡芙蓉似水莲的芙莲,在学院他有时远远瞧见她,但他不知道怎么接近她,周川陷入了相思。
为了排遣相思,这不,周川来到苏州旅游,希望能与芙莲有缘相见。他每天无心游玩,满大街寻找着芙莲,眼看七天假期到了,他还是没有见到芙莲,周川有点心痛,他活到那么大,还没有为女人心痛过,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在假期第五天的下午,周川再也无心游逛,他沮丧地买了返回的火车票。买好票,正要回旅馆,母亲打来电话要他带些苏州丝质布料回家好送门口邻居,周川答应着心里却想,我哪有心思去买那个,唉,母亲的嘱咐也不能无视啊,周川懒洋洋顺着苏州河走着,他寻找着丝绸店铺。突然,他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提着一个白色全棉小提包,他激动起来,他不顾一切地追上去,叫:“芙莲,芙莲。”可那女子头也没有回,周川懊恼地想哭,可他知道他不会哭,他强忍着这份辛酸的单相思,他现在明白单相思很痛苦,摸不着,看不见,他以前对于这些事一窍不通啊。
买好母亲叮嘱的丝质物品,他仍然不想回宾馆休息,看天色还早,周川出了丝绸店铺,看见一个荷花池,他见周围许多人在赏荷,那美丽意境让人浮想联翩,他被荷池美景感染,也欣然步入荷池边,周川要了杯补丁奶茶坐在池边赏荷。
他向荷花池看着,那硕果累累的莲蓬被微风吹拂着,好像在向有人点头欢迎,晚霞渐渐落入,周川看着荷池周边的美景陶醉其中不想离去,当然,他不想离去的秘密还是期盼一个奇迹出现,那就是他倾慕的芙莲能突然出现在身边。
日落已尽,霓虹灯闪烁,让荷池边美意融融,周川舍不得离开,他左右顾盼,希望芙莲能出现,人有时很难理解自己,越是等不到的东西,越是想。他无意看下表,啊!火车快开了,周川无奈地起身,他刚转身,身后传来熟悉的话语:“校长,怎么在这里?校长您,您家也在苏州?”周川一听是芙莲,他激动万分,像个孩子似得泪水沁出,他忍着没有哭出声,幸亏是夜晚,否则让芙莲笑话,这会,他决定不回去了,继续留在苏州,他为了芙莲浪费一张票算什么!新作看到芙莲在身边,他只想看到芙莲,他呆呆地直盯着芙莲不说话。
芙莲见校长那傻乎乎摸样瞧着自己,不禁关心地问:“校长,您怎么啦?不会是不舒服吧?去我家坐坐,我家就在这荷池附近。”芙莲说完指着荷池边一个小区。
周川顺着芙莲指的方向看去,隐约看到那小区的名字“清清荷池喃语拒”周川纳闷地问:“小莲,我称作你小莲不会生气吧?这个小区怎么叫“清清荷池喃语拒”这个名字?”
“校长,说来话长,到我家坐坐,我给你说典故好吗?”芙莲笑盈盈地说。
周川见到芙莲心花怒发,但是,他不能暴露真面目,因为男人有泪不轻弹嚒,嗨,算我家祖上有德,今天在我绝望时竟然让我见到我喜欢的姑娘,我感谢上苍啊,上天,我感谢你!周川终于明白了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正真涵义。
芙莲见校长不说话,以为校长不愿去她家,便又说:“校长,那我就在这里陪你坐坐,告诉你这小区的名字“清清荷池喃语拒”的来历。

三、芬香妩媚柔万情

周川见小莲要陪自己,激动的心要跳出来,他极力安奈自己心房,不使脸上露出半点喜悦,只轻描淡写假装不经意的说:“小莲,我一会要走,你忙去吧,别耽搁你的事儿。”
“没事,校长难得到我们小镇,哪能不陪校长叙叙,哦,校长您等一会,我去去就来。”芙莲说完就要走。
周川不想让芙莲离开,怕芙莲一走不来了,今后要后悔一辈子,周川此刻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挽留芙莲,周川知道自己爱上芙莲了,爱得不能制止,怎么办?得试探她是否有男朋友,如果没有,今晚就向她求爱,周川主意打定,温情地笑道:“小莲,别走,我,我,我。”
周川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芙莲大笑:“哈哈哈!校长今天怎么啦?平时看你在校作报告那潇洒的举止让许多女生倾慕呢!今天倒像见女朋友那样腼腆,怎么啦校长?”
周川听了一阵心跳,他长这么大美院太过恋爱,他语无伦次急中生智,忙对芙莲说:“小莲,你很可爱,我还没有女朋友,如果你愿意的话,能做我的女朋友吗?……”
周川说完,心扑通扑通地乱跳,他兴奋的有点发晕,他轻轻掐了自己的腿,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不再说话,他想看看芙莲的反应。
“校长,您,您,您,啊!不可能的,我还小啊,我,我我,我……”芙莲听到校长要自己做他的女朋友,心里虽然开心,她曾经梦想找一个像周川这样的男朋友,可是眼下周川的表白来的这么突然,她尽然不知怎么回答校长,她想校长的话很突然,从没有考虑过找校长做男朋友,让自己措手不及……
芙莲默默看着周川无语,她看校长那英俊的模样,心想怎能不爱他呢?他平日在学生面前那高雅的风度,何况他是一个校长,我配得上他吗?唉!芙莲危难之际,突然想起母亲说过:“小莲,你也不小了,可以找个男朋友了,但你一定铭记,在男人向你求爱时,即使你爱他爱得发疯,也要在他面前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不能立即答应他,女人越难追,男人就越爱,但要适可而止,让他爱你离不开你,有时女人需要说点温柔妩媚的话语……”
“怎么了,小莲?不说话,我的话如果引起你不开心,算我没有说,别生气,我是真心的。”周川不安地说。
芙莲心乱极了,她有点晕,因为她知道自己心底已经允许容纳周川了,她已爱上英俊的周川,但自己如何开口,好难!芙莲急得脸颊粉红,凤眼圆睁,急促的呼吸……

四、风情万种勾心魄

周川被美丽青春的芙莲引得爆发一种激情,此刻真想拥抱芙莲仿佛才能使自己平静。
唉,他自言自语,难怪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个小美人,撩得我心痒痒,周川不禁心里嘀咕:“小莲啊,看你那滴翠的眼波明明是向我传情,知道吗?你那如云似瀑的秀发散披在如玉的肌肤上,使我欲罢不能,因为我是一名知识分子,我在尽力克制自己的欲望,如果我是一名普通百姓,会撕下我的尊严,在你面前显示一个男人本色,要让你尝尽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情,可是我不能……
看着芙莲那风情万种妩媚神态,周川醉了,他竭力保持清醒的头脑,呆呆看着美丽的芙莲。
“校长,您怎么了?不开心?”芙莲看着软绵绵地周川在盯着自己,在看着周围人根本不注意他们。突然,一种本能冲向身体,她徐徐站起走近周川,她突然拉着周川的手不说话,用手暗示周川跟着自己走。
周川先是一惊。突然明白了芙莲的用意,他竟不知所措地默默跟着芙莲走,芙莲带着周川离开莲池,招呼一辆的士,她打开车门,先上去,然后拉着周川上车。
周川纳闷 不敢说话,周川手被芙莲紧紧握住,隐约感觉芙莲的手心全是汗,只见芙莲轻轻向自己身体依附过来,她的香发轻轻触碰着周川的脸颊,良久周川终于忍不住将芙莲轻轻拥入怀中,芙莲小鸟模样安静地依附在周川怀里,周川的手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在轻轻碰着芙莲胸脯,芙莲闭上双眼……。
此时周川再也不能制止,他的嘴终于捕捉到芙莲的嘴,两人如触电般似得吸在一起,突然,司机咳嗽声吓了他们一跳,两人瞬间分开嘴唇,芙莲轻轻在周川耳边低语:“我们到了,去我的小屋好吗?”周川醉意蒙蒙将芙莲拥地得更紧。
周川与芙莲下车后,芙莲仍然依附着周川,她似喝醉酒样地不说话,只顾依附在周川怀里走。
周川见芙莲此刻娇媚柔情,他欲望越来越强,猛然将芙莲拉向黑暗处,迫不及待地亲吻芙莲,周川动作越来越猛,他的嘴匍匐着往下吻,渐渐地,周川剥开芙莲上衣扣子…….她被周川吻得轻吟。
突然,远处走来几个人影惊吓他们,芙莲才清醒过来,说:“啊,我们,我们回家。”说完芙莲将衣服整理好,拉着周川走了几步,用钥匙打开一扇小别墅的门,然后轻语:“这是国外舅舅送给我结婚用的房子,刚装已完毕,你今夜就睡在这里好吗?”
周川惊讶的点头,他看着富丽堂皇的别墅,知道不是喜欢芙莲的别墅,而是高兴他终于与芙莲相爱了……

五、柔情蜜意靡靡恋

当两人进了卧室,乌黑的房间只隐约看到他们相拥一起,周川欲望勾起,他不顾一切退去芙莲的衣裙,他此时就想要她,突然,一个声音在心底升起,不要在婚前破了爱人的身子,周川突然冷静下来,他知道如果今夜不节制,就会与芙莲发生肉体关系,那样对自己到无所谓,可对芙莲却是一种伤害,万一她怀孕了后果无穷。还有更重要的是以后芙莲一旦尝到做女人的享受,她很难保住清白,在这性解放的时代,难保她不意向别的男子,自己很注重妻子用情专一,自己也不能整天看住她啊。想到这里,他理智整理好衣服,拉着芙莲柔声低语:“宝贝,今夜,我们忍忍,等结婚那天我让你尽兴,愿意吗?。”

此刻的芙莲心情复杂,她不说话,却眼睛盯着周川,一种说不出的委屈,周川心在滴血,他是多么想进入她的身体,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不能啊!但是,看芙莲那期盼的样子,周川不忍拒绝,他轻轻将芙莲拥住,抚摸着她,轻语:“莲儿,我们忍忍,我只能为你抚摸,不能将身体给你,等到结婚那夜,我献给你我的处男身子好吗?

芙莲泪水涌下,她无声地哭着,半饷,忽然芙莲起身整理好衣服内疚地说:“校长,原谅我,刚才我好像不是我自己了,对不起了。”

“不怪你,我的宝贝,是我勾引你,我不该啊,我爱你,就要你快乐,但我们现在不能,还没有结婚,不能在一起......”周川无可奈何地说着。

“校长,那我们以后怎么相处?”芙莲不知所措地说。
“宝贝,我们可以可以在一起谈学习,谈生活,游玩等等啊。”周川安慰着芙莲。
“嗯,校长,那我们可不可以结婚?”芙莲真诚地说着。
“当然可以,我们回去就去申请,我是党员,是干部,还得先在支部申请,等批下才能去婚姻处领结婚证啊。”周川耐心地解释着,他走近芙莲抱着她坐到自己的腿上,安抚着芙莲,芙莲看着眼前慈父般的周川,她不好意思地将头埋进周川怀里轻声说:“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呀?”
“呵呵!小丫头,你想怎么称呼我?”周川逗着芙莲。
“我叫你哥哥好吗?芙莲撒娇地说。
周川笑着对着芙莲耳语:“那我叫你亲亲宝贝好吗?”
“好呀,我现在就要你叫我,现在就叫,我现在就要你叫我亲亲宝贝。”芙莲依附在周川怀里撒娇地说。
“好好,我就叫你,不过以后在外面还是叫你名字,你叫我校长,在家里我就叫你亲亲宝贝。”

六、风云变换心难舍

芙莲正沉浸在周川的靡靡醉人的怀抱之际,周川的手机骤然响起,芙莲忙捂住手机轻声说:“哥,别接电话,我,我,我今天给你,……哥,答应我吧。”

“莲儿,不能!纵然我此刻想把你吞下肚,可你还是学生,如果今天我要了你,就禽兽不如了。”周川听芙莲说得情切切,意绵绵,再看她那风情勾人的眼神,不禁浑身迷麻麻的真想要了芙莲。可周川不敢,他觉得自己是校长,虽然如今男女婚前性行为不足为奇,可莲儿还是学生,这怎么可以?唉!是我不好!勾引起一个怀春的女孩的情思,我可真真不是东西!周川心里暗暗责骂着自己。

周川还想说什么,却见莲儿红扑扑的美丽脸庞,水汪汪的大眼迷茫地看着自己,周川一声叹气!她重新搂着芙莲,轻轻在莲儿脸上吻了吻,并不说话,心里暗自思量,我该怎么办?如果回到学校天天和她见面,少不了勾起她的欲望,那时,我也克制不了,肯定与她发生肉体关系,那岂不害她?唉!为了莲儿的前途,我暂时还是断绝与她的联系,免得莲儿日后遭苦。
周川正愁没有办法说服芙莲断绝联系,手机却又想起,周川一看号码是院校书记刘彩金的手机号码,忙附着莲儿耳边轻声说:“宝贝,别说话,是院校刘书记的电话,她找我肯定有事情,你只需听着,千万别声张。芙莲听了知道周川真得有事情,便知趣的从周川怀里站起身,来到窗户边一张藤椅上坐下,听周川打电话。
周川深情地看着芙莲,一边接通电话说:“书记大人,还在假期,就有工作了?什么事情您说,我听着呢。”
“哦,小周,你在哪里呀?局长正在我家,他急着见你,有要紧工作,你必须连夜赶回来。”书记刘彩金那高昂泼辣的嗓音震撼着手机,寂静的夜晚,坐在一旁的芙莲听得清清楚楚。
芙莲轻轻移步到周川后身抚摸着他那浓密的黑发,用嘴轻轻拨动着周川的发丝,她泪水涟涟不断滴入周川的发髻上顺着头发滴到周川脸颊。
周川知道芙莲伤感与自己就要分别,虽然自己也不舍,但这爱恋的感情来得太迅速,为了莲儿的前途,现在必须立即停滞感情发展,否则两人深陷进去,那前途和事业就全完了!周川伤心欲绝,他如果是普通男人,今天他会毫不犹豫要了莲儿,可是一个国家干部,一个大学校长,怎么能随心所欲?只有忍痛割爱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决定冷漠对待莲儿绵绵的恋情。
于是,周川站起身推开芙莲,果断地对芙莲说:“芙莲,书记叫我立即赶回学院,我现在就打的回院校,你多保重,”说完,周川欲离开芙莲的小屋。
芙莲听罢她哭泣着,她拉着周川手迟迟不放手哭着说:“哥,我已经爱上你,回到院校,我们不可能像今天这样见面,更不能在一起相拥,我只想在我们分别时留个纪念好吗?哥,你答应我,我给你一次,就一次!”
七、天涯海角情牵牵
周川听完芙莲的话,已不能自制,他将芙莲抱起,迅速拉灭了电灯,屋里一篇漆黑,周川与芙莲情不自禁拥抱接吻久久未停。他们没说话,只是默契的享受着这神圣的甜蜜时光,周川决定什么也不顾要了莲儿。他急促解开莲儿的上衣,周川血涌上头脑,想用嘴去允吸她,突然,短信铃声响起,周川本能地拿起手机看,是书记的短信:“小周,明天国派去xy国五年,令你立即明早七点前赶到局里,如违反纪律,处分!”周川看罢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他刚要安慰芙莲,只听见莲儿轻轻地说:“哥,今天,我做你的妻子吧,给你,好吗?”
周川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他起身穿好衣服,对芙莲低语:“莲儿,为了我们今后的幸福,今天不能要你,放心,等你学业完成,我归来,我们结婚。现在,我写一封结婚申请给你押着,等到我回来时我们举行盛大婚宴,那一天的夜里……”
时间飞快,转眼,一年过去了,芙莲朝思暮想周川能早点回国,为了节约开支,他们约定每个周末一次电话,平时有空Q聊。
这一天是周末,夜晚,芙莲早早上床等候着周川的电话,可是到了晚上11点,周川还没有打电话来,芙莲等的心焦,她着急反复拨给周川,可话筒总传出你拨打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芙莲不甘心,一遍一遍地拨打,直到夜里三更,电话依然传来无法接通。莲儿急得一夜无眠,第二天她两眼红肿,同室的学友小平见了,忙问:“莲妹,怎么哭了?”
芙莲不说话,只是哭,室长小芳笑道:“啊,还未见莲儿哭过,莲儿美得让我嫉妒,你们看,她哭的样儿都好看,难怪校长爱她呀!”小芳说完哈哈哈地逗着芙莲,可芙莲还是哭泣着。
小芳轻盈走到芙莲身边劝慰着:“哎呀呀,小莲,你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得想个法子找到周川才好。”
“对呀,我去书记处问下情况,室长你劝劝芙莲。”小平说完一溜烟不见人影。
小平跑着来到书记处,却吃了闭门羹,哦,想起来了,今天是星期天,小平扑扑脑袋扑哧一笑,哈,忘记今天是星期天了,这个痴情莲儿害的我们昏头转向。对了,莲儿没有打通周川校长的电话,她会不会因此而忧郁得病?何不叫我男朋友陪她出去玩玩解闷,让她明白除了周川天下还有更好的男人!
小平想到这里,忙电话叫来男朋友吉祥,不一会她站在校门口对刚下车的吉祥说:“哥们,我借你一次,去哄哄我那学妹莲儿,你带她出去溜达溜达,她可是我们校长的女朋友,你别碰她哈,否则我饶不了你。”
吉祥听了纳闷,说:“我以为你答应我的要求,我才来的,等你已经一年了,谁知道你叫我来陪别人,哼,我不干。”

八、千千情丝心头结

“哎呀,我的吉老哥,我当然会如你愿呀,不过我喜欢试试你的对我的衷心,今天你配莲儿游玩一天,晚上将她完好归还我,夜里,我给你我的处女身,怎么样?“小平说完,在吉祥脸上重重亲了一下,便笑得前俯后仰。
吉祥听小平答应晚上给自己,他激动万分,忙说:“宝贝,你说话算数,如果今晚你不给我,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快说呀,你不说,我走人。”小平心有预估地追问着吉祥,吉祥见小平面孔绯红,漂亮迷人,他忘情拉着小平上了汽车便拥抱着小平亲吻,两人吻得忘天忘地,良久,小平推开吉祥迷醉地说:“祥,晚上我给你,不过你现在得陪陪莲儿,她将来是校长的夫人,我们也可以找他办事儿呀。”
“好,我 答应你,不过怎么陪法,你说我听。”吉祥玩世不恭地摸样更显得身躯凛凛,风流倜傥。
小平此时见吉祥那迷雾般的眼神,有点心虚,她担心单独让吉祥陪伴芙莲,他会起邪心,那样岂不害了芙莲,周川校长回来不要闹翻了天,唉!我真会多事,还是不要吉祥去陪,我亲自陪芙莲玩,可是,我也不会开车,唉,还是叫吉祥陪我们,为我们开车也不错。想到这里,小平甜盈盈地说:“祥哥,你单独陪莲儿,她不会肯,我也去,她肯定去。”
“对呀,你早该这样说,由你陪着,晚上你就赖不掉答应我的秀色晚餐啊!”吉祥坏笑着狠狠亲了小平几下,又说:“平儿现在就走,我还想晚上早点要了你。“
“嗯,走,我也想晚上给你,真得,详哥,今天我发现你格外英俊潇洒,还兼有一股风流。”小平说完脸上泛起红晕,越发美丽动人,引得吉祥搂着小平轻语:“那现在我们就将车开到无人区浪会行不行?”
“啊!那不好,白天没有夜里激情,还是夜里吧,走,我们去陪芙莲。”
吉祥与小平悄然走进正哭泣的芙莲身边,芙莲见一个男人立在身边,不好意思再哭,她忙擦干泪水,起身想走出宿舍,小平笑道:“别走,学妹,我来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叫吉祥,他约我出去玩,你也去好吗?”
室长小芳听见,忙说:“是啊,你们带芙莲出去逛逛,让她散散心,我还有几名家教学生家要去,就不陪你们了。”小芳说完急匆匆离开宿舍。
小平与吉祥相视相互使了眼神,小平会意,继续劝着芙莲一同去玩。
芙莲见学姐诚恳,便想:“也好,出去走走,或许心情好些,否则还真闷出病,学业重要,只有身体好,学业好,才能使我的周川开心。可是周川呀,你为什么关机呀?就是有事情也该给我个电话呀。”
小平见芙莲陷入沉思,怕芙莲变卦,忙拉着芙莲离开宿舍上了吉祥的车。
九、守身如玉不动心
小平见芙莲上车,想法子逗她开心,可芙莲就是不拘言笑,小平提议到珍珠泉野外动物园游玩,芙莲点点头,一小时后吉祥将小车开到了珍珠泉,小平要芙莲下车透透气,可芙莲却说:“学姐,你和他去吧,我想一个人坐坐。”
“小平坚持着说:“还是下车好吗?我们陪你逛逛,别闷着心事,会坏了身体。”芙莲见小平劝说自己,不好意思一笑:“不了,谢谢你们二位的关怀,我还是在车里坐坐。”
“学妹,下车吧,一人坐这里会闷坏的。”小平说完拉着芙莲的手非要她下车,芙莲被小平拖下车,她们茫无边际地走着,吉祥在后面跟着,他见芙莲婷婷玉立,婉茹林黛玉摸样,那清雅举止与娇气迷人的神态,又比黛玉多了点风骚。
吉祥心里琢磨,这个女人难怪校长爱她,你看她那凤眼深睿忧郁,却有一股媚态之情,让人见了就会动情,如果我没有小平,我肯定是追她不舍,这样的女人抱在怀里是要乱了方寸的呀,如果柳下惠那时抱着的是芙莲,恐怕就没有坐怀不乱的成语了。
小平见芙莲和吉祥不说话,她向吉祥使眼色要他哄哄芙莲,又怕芙莲尴尬,便假装说:“莲妹,我去卫生间,你们聊会我就来。”小平说完瞬间不见踪影,等芙莲回过神来找小平时,却不见小平身影

十、意情蒙蒙千千结

小平离开是试探吉祥风流,但她也希望吉祥安抚学妹不乐心情。吉祥虽然风流,但却不敢造次,一来吉祥对小平有感情,二来芙莲是有男朋友之人,他从心底欣赏芙莲可人的美丽,但面对冷美人的不拘言笑,他望而生畏。再者女朋友小平之托,他不能违背,他必须完成任务,以便讨女朋友的乖,他不是怕女朋友小平,而是他与小平有约在先,那就是他虽然与小平谈了一年的恋爱,但他们还没有性的体验,他希望小平给了他,但小平却要男友安抚好芙莲思念男友周川忧郁心态再给。小平之所以叫男友抚慰莲儿目的是以后莲儿成了校长夫人说不定可以利用。而吉祥虽然风流,但却没有小平有心计,他被感情蒙在鼓里,他要完成任务,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莲妹,我陪你去那边茶座喝点茶水可以吗?”
啊,动听的磁性男中音!芙莲面对有着赵忠强般嗓声,心底一震,再看他生的貌若潘安,不觉有点好感。她缓缓抬起头看了吉祥一眼,啊!好美的男人,怎么他眼睛如雾,如水,如宝石,雾水蒙蒙,睫毛长而弯曲,芙莲由于牵挂周川心里苦楚,她仿佛觉得眼前的男人就是自己爱恋的周川,可仔细一看,便摇头思量,怎么会是周川?他没有周川有风度,我的周川你到底怎么啦?我等你电话心都碎了,周川哥哥你在哪里?芙莲想到这里,心绪混乱,她感觉头晕目眩,感觉头重脚轻,她努力定定神,她发觉自己站不稳了,她忙扶住一棵树,喘着气息,突然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便失去自觉。
在旁的吉祥吓了一跳,他忙跪在地上将芙莲揽入怀中,一股馨香传入吉祥心扉,他来不及品赏,他轻呼:“莲妹,莲妹,你怎么啦?醒醒啊,莲妹。”
吉祥着急地向前方寻找着小平,可是没有人影,此时路过人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说:“快打110啊。”
吉祥这时才想起报,他一手扶着芙莲,一手掏手机,刚准备拨号,只见人群外小平叫着:“啊,吉祥了,莲儿怎么了?怎么晕倒了?你,你怎么她啦?你,你不是人,是畜生!我一会不在你就……你.。”
小平不问青红皂白叫了一起,吉祥正要回驳,一辆的士停在人群外,司机下车说:“刚才有人叫我说一个姑娘晕倒了,要我来接你们。”
“哦,不用,不用,我们有车。”这时吉祥才想起自己有车,他忙抱起芙莲直奔小车,小平见状嫉妒又担心,嫉妒的是见自己的男友抱着一个大美人,担心的是芙莲不知道怎么晕倒?她跟在吉祥后面抱怨着,吉祥也不看她,只顾说:“你呀!真实娘们事情多,快上车,等晚上我给你说清楚,别那么小女人样。”
待吉祥和小平将芙莲送到医院安顿好,已经深夜,小平这时才想起给室打电话,她拨通室长电话汇报芙莲情况,室长小芳回电说;“哦,别急,你们照顾一会,我去给她母亲打电话,要她母亲速赶来。我去叫几个同学来守夜。”
小平忙说:“室长,别来了,我和男友值班,你们明天来换我们。”
室长感动地说:“也好,谢谢二位了。”
小平守护着芙莲,她坚持到半夜睡着了,她梦见吉祥结婚了,吉祥簇拥着莲儿,莲儿那美丽的脸蛋如艳丽的花儿嫣红嫣红,小平见状大叫:“吉祥,吉祥,你是我的,怎么你却娶了芙莲?吉祥根本不理睬小平,他幸福的脸上放射着喜气洋洋的光彩,小平见了急得乱抓,突然,一个温柔声音传来:“宝贝,你,你是做梦了?快醒醒!”小平徐徐睁开无神的大眼不知所措哭着:“详哥你是我的呀,怎么娶了芙莲?”
......

十一 、别离四载情楚楚

    第二天清晨莲儿才醒来,她好生奇怪,怎么住进医院来了?她想起床,头却晕乎乎,她强忍着坐起身,发现小平与吉祥陪伴自己,她不禁一阵感动,一阵内疚,自己才是学生,就与校长恋爱,实在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这么多年的奋发读书的时间,她觉得应该振作起来,忘掉一切,一切从零开始。

这样想了,莲儿似乎心情好些,她轻轻叫醒小平,小平熬夜清晨才朦胧睡去,听见莲儿的叫声惊醒,看到莲儿醒来,她才知道是做梦,不禁替自己小心眼羞愧,她轻轻走到莲儿面前问莲儿想吃什么?
莲儿望着小平,不由泪水盈眶,她感动的说,平姐姐,你真好,在我生病时你照顾我,此生不忘,今后你就是我亲姐。
小平道:“莲儿不说了,咱姐妹情谊深似海,你好生休息,我叫吉祥买早点去。”
不用,莲儿说,现在我起床,吃过早点我们回学校去上课。
正说着话,吉祥突然醒来,见莲儿病似乎已经好了,他说,我去办出院手术,说完站起身要走,小平砍时间还早,医院门诊还没上班,便说:“我们与莲儿吃早点,吃完早点你办出院手续,我们去学校上课。”
莲儿出院后一直不在有任何声息,每天静静上课,静静回宿舍,平日下课总是读书写论文,小平看莲儿渐渐消瘦心疼在心里,她对吉祥说,我们暗暗关注莲儿,不要多与她说话,让她多思考,如果校长真爱她,会联系她的。
其实小平很担心校长不再爱莲儿,她也不懂校长与莲儿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想问莲儿又不敢问,她想起母亲说过的话:不要问别人的隐私,人家如果信任你会跟你说,千万别问。

一晃四年过去,莲儿与小平吉祥即将毕业了,毕业前夕学校开大会,会上宣布优秀学生奖,小平综合学习成绩全校第三名,吉祥综合学习成绩全校第二名,莲儿全校特等奖,报送欧洲留学,当他们三人并列在领奖台上时,发奖的居然是周川,莲儿此时已经没有激动,她四年磨平了幼稚,懂得许多人生道理,她即将出国深造,在她内心似乎早已经忘掉周川。

周川此时没有过多的联系莲儿,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是希望莲儿忘记自己,在事业上有所造诣,他忍痛别离莲儿四年,这四年他想组织要求出国讲学,拼命忘掉莲儿,奈何却越忘记越想念,几乎每天都在煎熬度日子,现在看到莲儿已经毕业,并且学习成绩优异,他由衷为莲儿高兴,也为自己的煎熬成功高兴,他决定再忍受一年离别痛苦再向莲儿求婚,他相信莲儿到时会理解他的苦心。(全文完)

顶一下
TAGS:正在自动获取 请稍后... | 文章录入:金陵梅花 | 浏览次数:读取中…
上篇文章:春寒
下篇文章:变与不变
无标题文档
<div align="center">无标题文档</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