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四婶 - 散文 - 文学频道 - 梅花文苑
当前位置:梅花文苑文学频道散文 → 文章正文
哑巴四婶
作者:荷叶田田 | 来源:原创 | 时间:2016-10-11|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金币 | 【
哑巴四婶

今年八月是我的哑巴四婶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她34岁的儿子终于给她添了个胖孙子。我回去喝孩子的满月酒时,看见四婶的眼睛笑成了一对弯弯的月牙,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满面红光的。她一边拉着我们的手,一边不停地比划着,嘴里“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们虽然听不懂她在说啥——大体意思能理解,于是都笑着点点头。

一晃,四婶来我们这个大家庭已经四十多年了。听妈妈说,爸爸亲弟兄五个,他排行老三。大伯三年自然灾害时饿死了,当年除了爸爸结婚成家了,二伯和四叔、五叔都是单身。因为家里太穷,这兄弟三人快四十岁了,却一直都娶不上媳妇。妈妈心地善良,也很热心。一个偶然的机会,托一个邻居牵线,把又聋又哑的四婶娶进了门。

四婶的家在靠近白莲崖的大山深处,交通极不方便,家里也很穷。因为她的父母是亲表兄妹成亲,所以几个孩子都是智障儿,她的两个妹妹也是哑巴。小时候,我见过四婶的妈妈,她花白头发,衣服破旧,人又矮又瘦,可是左肩膀上竟扛着一个足球大小的肉袋,走起路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好像马上就会憋倒似的。那时我还小,特别好奇,跟在后面使劲地瞅着,心想:那个肉袋多碍事呀,怎么不摘下来呢?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这就是“大脖子病”,缺碘引起的。

四婶虽然又聋又哑,智力有障碍,但是很勤劳。自她进了门,四叔干活也有劲了,家里渐渐有了起色,第二年就生下堂妹带弟(因为四叔还想生个儿子延续香火,就给女儿起了这个名字,希望能很快带来小弟)。又过了五年,四婶果然生下一个儿子,四叔喜出望外,给儿子取名祥宝,意思是吉祥如意的宝贝。一双可爱的儿女给家里增添了很多欢乐,也给本来就贫穷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四叔早出晚归,拼命地干活挣工分,一家四口还是吃不饱,穿不暖。记得那时候,四婶在屋后栽了很多红薯和南瓜,种了不少蔬菜。秋天到了,她家的墙角堆了一长溜南瓜,有圆饼状的,有葫芦状的,还有像冬瓜的,每次去四婶家,她都很自豪地指给我看,有时还拣一个最甜的塞给我带回家。

有一回,我听一个小伙伴说,哑巴最恨别人骂他的。我那时小,不懂事,一听就来劲了,连忙问怎么骂呢?这个小伙伴很仔细地告诉了我。于是,满怀好奇的我便跃跃欲试,有天放学路上,我碰见四婶,就拦住她不放。我瞪着她,学着大人的样儿掐着腰,先用脚尖在地上画个圆圈,然后朝圆心吐几口唾沫,再在唾沫上使劲地踩上几脚。这时,只见四婶的脸色突变,眼睛里射出仇恨的光芒,嘴里叽里哇啦地说个不停,也不知说啥,然后就在地上捡起一根木棍要打我,我一看不妙,吓得撒腿就跑。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去四婶家了。路上看见四婶我也躲得远远的。现在回想起来,我很歉疚,也很后悔,我这个亲侄女,怎么能去骂自己的婶婶呢?虽然她是一个老实人(我们这里称智障人为老实人。),也不能欺负她,侮辱她呀!可是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向她道歉——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四婶可能早就忘记了。

妈妈待四婶很好,经常帮她做家务,教她纳鞋底,做布鞋,缝小孩的肚兜、衣服什么的。所以每到下雨天,她就带着鞋底来我家做针线活。妈妈也经常提醒她换洗自己和小孩的衣服,因为她有时神智不大清楚,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四婶很信任妈妈,妈妈说的话只要她听懂了就一定照办。

人念恩情。去年,妈妈病重不能行走,基本上天天坐轮椅。四婶每天来我家看妈妈,早上一次,下午一次,天天如此。她也不会说话,就默默地陪妈妈看电视,有时帮妈妈倒到开水,递递药,扇扇子。妈妈去世那天,她坐在妈妈的床前嚎啕大哭,满脸泪水,任谁也拉不走。那几天,我们姐妹几个给妈妈守灵,两夜没睡,四婶六十多岁的人竟也守灵两整夜。邻居们都惊讶——从来没看见四婶给谁守过灵。

如今,四叔已经去世,四婶的女儿已出嫁,她就和儿子相依为命。堂弟祥宝很争气,当上了建筑师傅,挣钱盖了一栋楼房,去年,还娶了媳妇,平时,堂弟也很孝顺,经常给老母亲买衣服买鞋。每次回老家,我都看到四婶笑眯眯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现在,从她“咿咿呀呀话语中,我又读出了她当奶奶的喜悦。啊,愿四婶健康长寿,开心永远!

 

顶一下
TAGS:哑巴四婶 | 文章录入:荷叶田田 | 浏览次数:读取中…
上篇文章:小议孔明
下篇文章:梦呓中的油纸伞
无标题文档
<div align="center">无标题文档</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