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 散文 - 文学频道 - 梅花文苑
当前位置:梅花文苑文学频道散文 → 文章正文
我的父亲
作者:雪狼 | 来源:原创 | 时间:2017-07-28|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金币 | 【

看到了洪水中的军人,舍生忘死的为了百姓,记忆轻柔涌动,掀开了我记忆深处的父亲。

     父亲去世很久了。在我懂事的时候,父亲已经病体缠身,原本高大的身躯,也变的精瘦眍o,是那样的脆弱。

      正是这脆弱的身体,支撑着这八口之家。那是我们姐弟还小,奶奶岁数也大了,家里只有妈妈挣工分,父亲拖着病体帮生产队喂猪,看场院。每次回家,总是咳上好一阵。值得欣慰的是,父亲能挣到八分工分。而队里谁也没有怨言。

       我几次问过父亲的病是怎样得的,答案是被我气的。我知道这是善意的谎言。

       那时,家里困难。家中仅有的三床小被,我和父亲独占一床,没有褥子。每次睡觉,父亲总是把我紧紧搂在怀里,哪怕露着半拉后背,也不让我冻着。

       父亲那瘦高的身影,始终晃动在村前村后。而我则是父亲的忠实跟屁虫。

       最难忘的一次,是我和小伙伴们偷了生产队里的几根稍瓜,被保管捉住后送回家,父亲当时就狠狠揍了我一顿。晚上,父亲抚摸着我红肿的屁股问:还痛吗?我点点头。这时我看到父亲眼里闪闪的泪花,父亲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把我搂在怀里。

       我刚上学不到半年,父亲去世了。最难忘的是父亲手把手教我写字,教我背诵唐诗。父亲去世时,村里为父亲开了追悼会,并把毛主席用过的花圈(父亲去世跟毛主席逝世同一年),摆在了父亲的骨灰盒旁边。以后我才知道,这是父亲的最高荣誉。自我懂事以来,父亲是村里去世的人中唯一的一个开追悼会并送花圈的人。当时几乎全村的人都来为父亲送葬。大哥和叔叔在前面我抱着骨灰盒跟在后面,再往后是村干部和戴着小白花的学生、村民等。队伍很长,看到在悲伤和低泣的乡亲们,我不敢四处张望,低着头随着队伍慢慢地走着,走着.......

       长大后,奶奶才告诉我父亲是奋不顾身的下地瓜井里救人才得的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二氧化碳中毒。详情奶奶没说,但我看到了奶奶的眼泪。

       父亲去世很久了。父亲是我心中的英雄,我心中的画。我心中的痛,我心中的不眠之忧伤。


顶一下
TAGS: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 文章录入:雪狼 | 浏览次数:读取中…
上篇文章:寻雨
下篇文章:八一军魂
无标题文档
<div align="center">无标题文档</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