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影 - 散文 - 文学频道 - 梅花文苑
当前位置:梅花文苑文学频道散文 → 文章正文
大漠孤影
作者:荷叶田田 | 来源:原创 | 时间:2016-10-11|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金币 | 【
大漠孤影

朔风凛冽,残阳如血。巍巍的乌拉尔山苍茫静穆,辽阔的贝加尔湖冰雪皑皑。他,披着一件白羊裘,脚蹬毡履,毡巾覆首,孓立在苍茫无际的西伯利亚荒原中,雪潮一样的羊群跟在身后。大漠孤烟起,他折身向东行,往南翘首遥望,眼里泪光点点,往事如在眼前……

那年,长安城外,杨柳依依,芳草萋萋。十里长亭,兄弟妻儿,举杯折柳为我送别。忍泪看妻儿,挥泪别兄弟,家中有老母,心痛何忍别!妻,还记得我为你写的诗吗?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往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复来归!复来归!妻呀,我一定归来!你一定要等我苏武归来!

兄弟举杯,未语哽咽,泪已千行。三人紧紧拥抱,我心欲碎!为汝等,赠诗竹简上:

骨肉缘枝叶,结交亦相因。

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

况我连枝树,与子同一身。

昔为鸳与鸯,今为参与辰。

昔者常相近,邈若胡与秦。

惟念当离别,恩情日以新。

鹿鸣思野草,可以喻嘉宾。

我有一罇酒,欲以赠远人。

愿子留斟酌,叙此平生亲。

不忍别,不忍别,可必须别!掩面而泣,转身即行。我挥一挥长袖,策马疾奔,唯见黄云低垂,风沙茫茫,遍地荒草,寒风如刀。

一别经年,到胡地已十余载。这期间,我经历太多太多,匈奴内乱,虞常谋反,牵连至我,我焉能受此大辱,拔刀自刎。老天不收我,死里逃生,后单于遣卫律数次劝降于我,我怒目相视,大声斥责。单于见我誓死不降,竟把我关进阴冷的地窖。大雪纷飞,我忍饥挨饿,捧雪止渴,吞毡充饥,侥幸活命。继而,单于流放我于北海,此地人迹罕至,荒原千里。白天,我手持汉节,雪中牧羊;晚上,怀抱汉节,同床而卧。熬过一个个漫漫昼夜,汉节上的旌毛俱已脱落。阵阵风沙撕破了我的衣服,寒风刺骨,我不知多少次冻晕跌倒,又多少次艰难爬起,岁月染白了我的须发,也冻硬了我的骨头。

一日,单于不死心,又遣李陵来北海劝降于我。我慨然曰:“武父子无功德,皆为陛下所成就,位列将,爵通候,兄弟亲近,常愿肝脑涂地。今得杀身自效,虽蒙斧钺汤镬,诚甘乐之。”李陵甚为感动,慨叹不已,与我痛饮,洒泪而别。

悠悠岁月,历尽多少冷暖;滚滚浪花,淘尽多少英雄。我非英雄,我乃汉臣,既然选择了我的大汉,我就无怨无悔!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 黄鹄一远别,千里顾徘徊。胡马失其群,思心常依依,朝思夜想的大汉啊,我一定归来!归来!

寒风中,雪地里,他手持汉节,朝南跪拜,再跪拜……

顶一下
TAGS:大漠孤影 | 文章录入:荷叶田田 | 浏览次数:读取中…
上篇文章:牌口村
下篇文章:于桥水库纪行
无标题文档
<div align="center">无标题文档</div>